吃货节 > 最新动态 > 正文

【吃货中国】误喝工业酒精,到底有多危险?

2022-06-07 09:43:31 

上世纪初叶,大洋彼岸掀起了一场禁酒令,所有含酒精的饮料都被禁止酿造和售卖。地下私酒变本加厉地通行,酒鬼们不惜一切代价寻找着烈酒的替代品,甚至饮用勾兑后的工业酒精。

无数人因为酒精中毒而双目失明,甚至死亡。今天,工业酒精依然是「危险」的代名词。

不慎喝到工业酒精有多危险?酒厂是如何确保酒的生产安全的?(视频链接:https://www.163.com/news/article/H97Q7ADO00018M4D.html

工业酒精一般是在工业生产里,作为清洗剂、燃料、有机溶剂的纯度高达95% 的乙醇。

但工业酒精中所含有的甲醇,才是勾兑过后引起中毒的元凶。甲醇和乙醇有相似的性质:辛辣、易燃、有酒香味。如果把甲醇掺进烈酒当中,不少人真的分辨不出什么区别。

误喝工业酒精,到底有多危险?

一旦摄入超过4毫升甲醇,就会产生严重的中毒反应。

最直接的感觉,是「醉」:心跳加速、头晕目眩、全身虚弱。

之后,甲醇在体内的代谢产物,会对你造成持续性的伤害。被胃肠道吸收后,甲醇会在肝脏,逐步分解成甲醛,并快速代谢成甲酸。

甲酸会侵害视乳头和视神经,会产生眼底充血、视野缺损,严重的甚至失明。在体内不断堆积的过程中,甲酸还可能造成心脏衰竭、休克、肾衰竭。

误喝工业酒精,到底有多危险?

1998年春节期间,山西就出现了多人饮用勾兑了甲醇的白酒,酿成了27人死亡,数百人中毒的特大案件。

工业酒精的主要成分是乙醇,那么甲醇从何而来?

在我国,工业酒精主要通过发酵制得。

以谷糠、薯类等富含淀粉的粮食作为原料,经过熬煮、糖化等工艺,其中的淀粉转化成可发酵的糖,在微生物的作用下,发酵产生酒精。这些酒精经过多次蒸发后,达到95% 的乙醇浓度,就可以满足工业生产需要。


甲醇,则是这一工艺的副产品之一。

粮食原料表皮中的果胶,会在熬煮的过程中释放出半乳糖醛酸甲酯,它们会水解出甲醇。而糖化过程中添加的糖化剂如果含有比较多的果胶酶,会导致产生的甲醇更多。

在漫长的发酵过程后,甲醇会同乙醇一起被蒸馏,残留在最终产物当中。

误喝工业酒精,到底有多危险?

既然酿酒不可避免地产生甲醇,一个更令人担忧的问题来了:白酒作为酿造产物,含有甲醇吗?

对比工业酒精和食用酒精的两份国家标准,食用级别的酒精对甲醇,有着数十倍于工业酒精的严苛要求。

为了严格控制甲醇的含量,需要从原料到生产层层把控,比如采用果胶酶更少的糖化剂来抑制甲醇的生成。

在蒸煮过程中,通过多次放气等工艺,减少果胶中甲氧基团水解放出甲醇。而蒸馏环节上,还会专门设置一个甲醇蒸馏塔,利用甲醇和乙醇的蒸发温度差,去除甲醇。


一些工艺中,还会用到分子筛,它们是具有精妙微观结构的铝酸盐,能直接吸附并筛除甲醇分子。

其实,规模庞大的白酒行业所面对的若干问题里,甲醇只是冰山一角。曾经还爆出更多诸如假冒伪劣、以次充好带来的重金属超标、塑化剂等等食品安全问题。

面对这些问题,白酒行业也在不断积极探索,尝试运用科技的力量建立一套贯穿原料、生产、包装、销售环节的追溯体系,保障消费者食品安全权益。

2022年4月24日,工信部发布《白酒质量安全追溯体系规范》,对白酒酿造行业提出了每个环节严格「可追溯」的要求。

误喝工业酒精,到底有多危险?

可是对企业来说,要对挑选种子、种植、发酵、仓储、物流、零售的全链路进行追溯,不光流程复杂,面对的数据量也非常庞大。

云计算和区块链技术就成为了帮助酒类企业实现「追溯」的好助手。数衍科技联合华为云提供了解决方案,设置了一套支持多种编码规则的产品备案系统,能够部署在生产和销售的各个环节中。

比如,在印刷瓶身包装、盖瓶盖、甚至运输时分配集装箱托盘的每个环节里,都可以给相应的包装和瓶身上赋予独一无二的追溯码,其中包含着一瓶酒从原料到成品每个环节的批次信息。并汇总到华为云搭建的数据管理系统中。

误喝工业酒精,到底有多危险?

他们还在区块链中建立了信用资源,所有用户都能在「链上」获取白酒备案证书,提供双重保障。

这样一套精准、详细的溯源方案,让白酒生产销售的每个环节变得公开透明,不给不法分子可乘之机。

随着《白酒质量安全追溯体系规范》的逐步完善和推广落地,我们也能拥有一个更安全的白酒消费环境。未来只要扫一扫,就能获取每一瓶酒的专属身份信息,不再担心白酒质量问题。


小酌怡情,大酌伤身。在关注酒品质量安全的同时,也别忘了要适度。合理适量饮酒,才能更好品味每一滴酒的醇香。

制作人员

监制:白主任 欧爽

统筹:李哲

策划:斋包 斋包2号

文稿:酒水车

审核:弥可若

分镜:普通淀粉

动效:练功

视觉:普通淀粉

配音:练功

剪辑:练功

参考文献:

1.PubChem.(2021).Methanol.

2.Gupta,N.,Sonambekar,A.A,Daksh,S.K.,&Tomar,L.(2013).A rare presentation of methanol toxicity.Annals of Indian Academy of Neurology.16(2), 249-251.

3.CDC.(2022). Methanol.

4.Ashurst,J.V.&Nappe,T.M.Methanol Toxicity.(2022).Treasure Island (FL): StatPearls Publishing.

5.Sharma&Sharma,R.(2011).Toxic optic neuropathy.Indian J Ophthalmol.59(2),137–141.

6.Liesivuori,J&Savolainen,H.(1991).Methanol and Formic Acid Toxicity:Biochemical Mechanisms.Pharmacology & Toxicology.69,157-163.

7.王传荣编.(2004).酒精生产技术.北京:科学出版社.

8.Liberski,S.,Kaluzny B.J.&Kocięcki,J.(2022).Methanol‑induced optic neuropathy: a still‑present problem.Archives of Toxicology,96:431–451.

9.中国科学院.(2003).回顾我国近年来重大公共卫生事件.

10.光明日报.(1998).朔州制售假酒案侦破获进展.

11.Ohimain,E.L(2016).Methanol contamination in traditionally fermented alcoholic beverages: the microbial dimension.Ohimain SpringerPlus.5,1607.

12.国家标准.(2008).工业酒精

13.国家标准.(2008).食用酒精

14.柴江燕.(2012).降低酿造蒸馏酒中甲醇生产量的研究.华南理工大学硕士论文.

15.消费日报.(2022).《白酒质量安全追溯体系规范》十月将正式实施.

活动申请入口 活动申请入口
京ICP备14052509号    京公安网备:11010802016537号    版权所有: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